对应弧度

我爱你,如果还活着。

© 对应弧度
Powered by LOFTER

白鷺。

放个没画完的涂鸦混更,玩一下手机的lof滤镜,好黄呀

ヘ(;´Д`ヘ)我真喜欢他呀。今天依然没有柳粮_(:з」∠)_

鼠猫现代AU【人面桃花总相逢】

白玉堂/展昭写手设定
一路ooc中
梗来自于一个看过但忘记了名字的卫聂文
人物属于过去,属于他们彼此,不论从前现今。
文笔渣/拖延症不喜勿入

伍.
拉布拉多吃完饭后照例要放风,自动自觉叼着狗绳跑到白玉堂脚边摇尾巴。白玉堂拍拍无求毛茸茸大脑袋,给无求带好项圈,揣好钥匙牵着大狗走出门。

无求今天挺兴奋,刚出门就像打了亢奋剂一样拽着白玉堂向前跑。白玉堂只当是这臭小子一天没出门太激动,压根就没当回事。他被无求一直拽到小区旁的公园里,跟着跑的气喘吁吁,一直跑到公园假山旁才肯罢休。

一看到假山边上那段直通向有着荷花湖的大平台的长长台阶,拉布拉多的兴奋达到了顶点,居然猛地向前一窜,挣脱了白玉堂独个儿拖着长长一截...

楚路 古风AU【随缘】

番外篇  Ⅰ
ooc有,不喜勿入。
私设正邪派,楚正路邪。

原谅这只作者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写了………索性拿个番外来糊弄糊弄吧………_(:з」∠)_………

借梗《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》

和正文无关!和正文无关!和正文无关!重要的事情说三遍!!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他是这个世界上最不想你被千夫所指的人。
他是这个世界上最想护佑你一生平安的人。
他是这个世界上最痛恨自己无能为力的人。
他是你师兄。他叫楚子航。

他轮回千百次,只为让你活下来。

你不知道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第一次初见,他眼看着你长大。朝夕相处,他对你起初的关照与同情早已...

鼠猫现代AU【人面桃花总相逢】

白玉堂/展昭写手设定
一路ooc中
梗来自于一个看过但忘记了名字的卫聂文
人物属于过去,属于他们彼此,不论从前现今。
文笔渣/拖延症不喜勿入

肆.
『呃……其实,事情是这样的…』

白菜犹豫三秒,终于还是把事情和盘托出。做人要诚实,她默默对自己说。

『所以……是因为称呼?』

展昭觉得有些好笑。白菜的脱线他没少领略,巨爱妃什么的也都习惯了。可是他到真没想到,会有人因为这种外号耍性子发脾气。

『对啊………画影这个小气又别扭的家伙!!傲娇总受一辈子!!』

白菜赌气一般的话语让展昭不由得微弯了唇角,他揉了揉眉心,半开玩笑的回了一句:
『你之前不是,还萌傲娇攻和呆萌木讷受么。』

『画影他就是绝世总受!!...

楚路 古风AU【随缘】


ooc有,不喜勿入。
私设正邪派,楚正路邪。

多谢各位读者老爷们的厚爱………

这只作者表示,她第一爱鼠猫,第二爱靖苏,为何楚路最受好评?

不科学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叁.声音

路明非一手拽着楚子航的衣袖,另一只手被楚子航牵着。那只手虽不大,却能把他还带着伤口的小手给完全包住。

也能轻易接住他用尽全力丢过去的石子。

路明非想到这里又有些害怕,抬头看了看这个不爱笑的小哥哥。小哥哥没看他,认真的看着前面的路,侧脸带着几分不属于这个年纪的孩子的坚毅,紧紧握住他的手生怕他会被树枝石块什么的绊倒。

小哥哥对他这么照顾让路明非有点心虚,毕竟他刚刚的话是真是假他...

鼠猫现代AU【人面桃花总相逢】

白玉堂/展昭写手设定
一路ooc中
梗来自于一个看过但忘记了名字的卫聂文
人物属于过去,属于他们彼此,不论从前现今。
文笔渣/拖延症不喜勿入

叁.
这个世界上,有一个万恶的日子,叫截稿日。

这个世界上,有一些万恶的人,叫拖稿者。

这个世界上,有一群辛苦的编辑,叫责编。

嗯。今天,责编白菜也在心累的催稿。

催稿不易,催画影的稿子尤其不易,且催且珍惜。

大爷们给我稿子吧:画影大大!画影大大!稿子!稿子啊!!!!(´இ皿இ`)

画影:【自动回复】爷不在,有事留言。

大爷们给我稿子吧:……你粗来!你粗来啊!你敢抢男人为什么不敢开门!╰(‵□′)╯

画影:……吃药。

大爷们给我稿子...

楚路 古风AU【随缘】


ooc有,不喜勿入。
私设正邪派,楚正路邪。

啊。
我要做一个
月更的,善良的,作者。
不会年更的,我才不是这种人。
周更?那是什么?能吃吗
说日更的,醒醒,天黑了请睁眼,别做白日梦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贰.年少
顺照二年,新帝仅装模作样的理了一年的政就再也装不下去,昏庸无道起来。朝堂混乱,江湖混乱,受苦受难的,却是无辜的百姓。

楚子航背着个背篓,行走在不见天日的密林里。乱世之中,他自认还算幸运,被武功高强的师父于尸体堆中捡到,带到深山老林中,在这不太平的天下侥幸得到一分桃源。

但他见识到过那些运气不好的人。老人,妇女,儿童,青年………那些尸体都混在一起,谁还分辨得出...

鼠猫现代AU【人面桃花总相逢】

白玉堂/展昭写手设定
一路ooc中
梗来自于一个看过但忘记了名字的卫聂文
人物属于过去,属于他们彼此,不论从前现今。
文笔渣/拖延症不喜勿入

贰.
展昭很早以前就开始做梦了。

那时他还小,爸妈经常出国旅游,把年纪尚小的展昭扔到爷爷家散养,没有半点为人父母样。

爷爷家在乡下,同一个院的孩子又多又闹,喜静不喜动的展昭很少出去和他们交谈,久而久之被渐渐孤立。爷爷每天工作又多又忙,只有饭点回来给展昭做饭,其余时候都是展昭一人在家。

展昭就这么一直孤僻着,直到他第一次见到那人。直到现在他都觉得,这事儿根本不能用唯物主义论解释。

那是一个午后,爷爷出去上班,展昭一个人老老实实呆在家里。外面有小孩儿乱哄哄的...

鼠猫现代AU【人面桃花总相逢】

白玉堂/展昭写手设定
一路ooc中
梗来自于一个看过但忘记了名字的卫聂文
人物属于过去,属于他们彼此,不论从前现今。
文笔渣/拖延症不喜勿入

壹.
他又做了梦。

梦里冲天火光,燃着一栋楼。那楼他该是从来没见过,因为那楼飞檐吊钩,顶上明珠,端得是气派华丽,并不像是那些灰色的钢筋水泥,单调的方形。

可他又觉得无比熟悉,熟悉的就像是……前世所见,今生入梦。

有点儿可笑,他想。唯物主义观世界,哪里来的什么前世今生。可那楼烧的凶,他突然看着看着想起什么来:

那楼里是不是有人?

念头一旦出现便像是疯长的野草,很是有一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样子。那楼烧的噼里啪啦,火光映红了半边天,就算里头有人,也早该没

靖苏现代AU【君莫笑】


背景设定借用口袋侦探

景琰私家侦探/曾经现勘警察or长苏同人写手/心理学家/曾经法医

放飞自我的诡异文风——我要飞得更高——

可以接受?ok?Are you ready?

A.能
B.非常能
C.特别能
D.不能

………选D的再见,没有爱了。可能本来就没有。

什么?再废话就打我?你们忍心伤害如此可爱的我?【go die】

………别打了我开始。action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01.

今天出门大概是没看黄历,诸事不顺。

萧景琰是个无神论者,然而现在他真的很想开个流量,看看霓凰每日一发的《今日运势》。

早起时天还挺晴,出去带着佛牙遛了几圈后刚刚在路边...

原创古风AU【游戏】

本文又名《痞子和乡村小教师之间不得不说的二三事》《下辈子再也不手欠救人》《美人不爱我求攻略》《你们谈恋爱何苦为难穿越者》《直变弯的一百种方法》

大概两三发完?如果不能………啊哈哈我也不知道怎么办。【你滚

啊其实就是武功高强的和平主义者在山村
隐居的同时不忘教书育人,某天野外刷怪
时捡到流浪游侠一只然后开始鸡飞狗跳的
泡妞之路?

我不管bug就是这么任性哼。【你滚各位
别理他有虫帮忙有错帮挑啊】

再次重申一遍,这是一个任性,随意,没
逻辑丧心病狂的诡异文章,你能接受?确
定?

好既然没问题那下面就开始吧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.
柳意是个私塾先生。
兼保姆厨子保镖老板...

楚路 古风AU【随缘】

ooc有,不喜勿入。
私设正邪派,楚正路邪。

这是个开头,之后更不更……啊,看心情吧……【bu】

壹.曾经
冬日的风有些冷,但那个年轻人不怕冷,他提着刀带着人沉默的走。

那个人也不怕冷,坐在正堂的椅子上,手肘搭在桌子上,似是睡着了。

偌大的院子里,突然人声鼎沸了起来。

听着一干人等进来的声音,路明非眯了眯眼,缓缓抬头,整座庄子静静的,除了哪那些“正派”吆五喝六的声音以外再没有他的人朝他汇报什么。

路鸣泽果然是个听话的好弟弟,让他带着人走就走,走的不拖泥带水一点不含糊,或者说是因为路鸣泽已经厌倦了他的仁慈,干脆放出消息借刀杀人。

路明非站起身,手指触到桌上的那把剑,入手冰凉。他把剑拿起...

关于龙族四的猜想,不喜勿入

这是在看过最新一期小说绘之后,和同学对于龙族四的猜想。不喜勿入,欢迎捉虫


袭击校长的人应该就是楚子航的父亲,而将弗罗斯特瞬间烧成雕像的,应该就是楚子航本人。


奥丁由于受到限制无法离开尼伯龙根,但它在尼伯龙根里有绝对的控制权。很有可能当年楚子航的父亲被奥丁变成了死侍一类的东西,成为了奥丁的人形兵器,不知为何一直没有使用,直到现在才用于抢夺龙骨。楚子航想来也是一样。瞬间的高温以及弗罗斯特临死前的“是你”,还有所有人对楚子航的遗忘,都算是证据之一。


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拥有“时间零”的校长会被袭击重伤。奥丁应该强行提升了楚子航和他父亲龙血的纯度,使他们拥有近乎龙王的威力。


奥丁...

来唱KTV!【各种cp】

咳……就现在就开始脑洞吧不然一定会被压死………

这个事儿告诉我们,没事儿憋作死。不作不死。

^q^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

你们这些小妖精………非要逼我么(ノ°ο°)ノ

(۩⊙o⊙۩)我选择死亡!

咳咳。说正题。

欢脱脑洞段子产物,ooc必不可少

怪侠一枝梅x盗墓x龙族

应离x楚路x瓶邪x黑花

微伞修。

时间线空间地点啥的都忽略吧啊,乖

别问我为啥。

以上,祝您食用愉快~●v●

“挥舞的瞬间,别再闭上眼,错过今世的依恋——”

“回头看——不曾走远——”

“依依目光,此生不换——”

“瞎子你不是瞎了吗眼睛黏在爷身上干嘛给爷收回去!”

“小哥这只是歌词...

小白兔与龙【爸爸】

——其实自己,该是讨厌甚至怨恨那人的,不是吗?

毕竟是因为那人,自己失去了所爱之人。

可是看着他的样子,又不忍心了。不忍心扔下他一个人,又或者是不忍心扔下一个人的自己。

小家伙嗫嚅着一遍遍说着对不起,对不起,对不起,原本要说的狠话全都被堵在了嘴里,如鲠在喉般难受。无奈的叹了口气,伸出手揉了揉幼龙的头,说出了那样一个承诺。

“放心吧,我不会走的。”
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然后该怎么写呢。。。

路·小白兔·明非有些费力的想着,叼着胡萝卜认真严肃的思考。离截稿日不远了,回想起诺诺比龙吼还要可怕的咆哮,某团白毛球不禁又抖了一抖。

果然不该参加这种事的。。。...

这样的我们【荆高短篇】

NO.2雨夜
——回忆是想起曾经的记忆,而记忆是曾经的回忆。
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。
荆轲吊儿郎当的倚靠在墙边,看着屋檐上的水珠一颗颗滴落。朦胧的雨幕中,有两两三三的小情侣撑着伞秀恩爱,还有手提公文包的屌丝一路狂奔,脚步溅起地上几点雨水。荆轲稍稍眯了眯眼,再睁眼的时候身边不知什么时候多了对撑着伞的情侣走过。
说是情侣也有些奇怪,伞下的是两个男人,一高一矮。高个子的一头棕色短毛,戴着副眼镜,穿着时尚。矮些的一头黑发,穿着一件黑衬衫,上面还绣了一头红色的龙,雨雾中显得栩栩如生。
经过他身边时,黑发的男人似是若有若无的瞟了他一眼,棕毛的人好奇宝宝一样问他在看谁,黑发的男人只笑笑不说话,荆轲却看得出他...

论师兄死后的那些年【下】【不求刀片】

大约……这个结束以后会再开个坑?

虽然有那么多的坑没填………

但是……让我开坑吧……蠢年糕保证一个都不会坑的讲真…ಥ_ಥ

以及实在没有思路只能不加歌词写了……

以上,祝您食用愉快~●v●


死去的人越来越多了,就像他曾经的青铜城里见过的白骨堆一样。

每天都会有他认识的人,在他面前死去。

路明非无法评价这种感觉是怎样的,因为那些人是被他亲手杀死的。

鲜红的血鲜红的血鲜红的血混合在一起,再怎样浓烈也无法变成黑色的墨。只有当双手都沾满了血的时候,路明非才会觉得好受一些。因为鲜红的颜色,可以代替墨黑的颜色。只有这样,他才会觉得手里的不是楚子航的血而是别人的血。

用别人的血无辜的人的血路人的血来洗掉手里曾经的楚子航...

这样的我们【荆高短篇】

NO.1 冬日

——当你回头看的时候,总会不经意间看到过去的自己,仿若那年盛夏的繁花,留落了一地阳光。

高渐离抬起头,膝上的书已然合上,光滑的封面映着阳光有些刺眼。他看向窗边,一盆翠绿干净的万年青在万物萧条的冬日里显得有些突兀。他微微笑了下,又有些恍惚,恍然荆轲还在看着他,满脸都是贱兮兮的笑。

他拿起枕边的琴包有些艰难的背好,推动着轮椅到衣架边,犹豫了一下还是穿上了那件米黄色的风衣,仔细地为自己围好了白色的围脖,然后开门,缓缓的推动着自己的轮椅,出了家门。

去往墓地的路上还算顺利,偶有学习雷锋大大的红领巾上前想要推他过马路,被高渐离婉转拒绝。在轮椅缓缓驶进那扇黑色铁质镂空大门里后,他的速度慢了下来,寻...

突出重围【楚路丧尸梗】

于是这里是年糕君_(:з」∠)_

又一个坑请叫我脑洞大过天星人_(:з」∠)_

丧尸梗,设定楚子航与凯撒同年级,诺诺比凯撒小一年,路明非比诺诺小一年,零比路明非小一年。芬格尔………留级留成精至今为止【这里的至今为止指的是路明非大二毕业时】整十年级。史无前例的大十。在路明非大二结束那年毕业。随后是楚子航和凯撒。然后是诺诺和零【零被允许破例提前毕业原因不明】,最后路明非。

【路明非大一,诺诺大二,楚子航凯撒大三,芬格尔大九。以此类推。】

设定卡塞尔学院在中国,分部在四川,总部在北京。

路明非等人都是在四川分部就读。

卡塞尔表面上是一个学校,实质在地下研究基因细胞技术。【最后的成功品一共有十管药剂,不包括古德里...

突出重围【楚路丧尸梗】

于是这里是年糕君_(:з」∠)_

又一个坑请叫我脑洞大过天星人_(:з」∠)_

丧尸梗,设定楚子航与凯撒同年级,诺诺比凯撒小一年,路明非比诺诺小一年,零比路明非小一年。芬格尔………留级留成精至今为止【这里的至今为止指的是路明非大二结束时】整十年级。史无前例的大十。在路明非大二结束那年毕业。随后是楚子航和凯撒。然后是诺诺和零【零被允许破例提前毕业原因不明】,最后路明非。

设定卡塞尔学院在中国,分部在四川,总部在北京。

路明非等人都是在四川分部就读。

卡塞尔表面上是一个学校,实质在地下研究基因细胞技术。【最后的成功品一共有十管药剂,不包括古德里安单独给路明非准备的】

有天赋的毕业学生会...

论师兄的可推倒性

然而这是小生做的梦。以第三视角相当于观看电影呢。看的不过瘾_(:з」∠)_

这是个梦。

这是个梦。

这是个梦。

所以有ooc什么的……咳咳……不喜勿入

_(:з」∠)_

以上,祝您食用愉快~●v●

如果——如果这是个梦就好了。路明非如是想。

此刻他正带着没写完的暑假作业,坐在楚子航的自行车后座上,抱紧了楚子航的腰,看着楚子航把自行车蹬的和电动车一样快。

所以这到底是什么情况?!

“师兄——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啊——”

四周的风声大的不科学,但被路明非选择性的忽视了。

楚子航猛的刹车,路明非的头毫无选择的随着惯性撞在楚子航后背上。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,才发现轮胎上升起袅袅青烟。...

鬼节系列鼠猫

我我我……我真是太蠢了………

手欠的删了自己的文……

ಥ_ಥ以上,这里是蠢既白

文笔渣有ooc。

愉悦的鬼节梗

给我评论的孩纸谢谢,以及喜欢我文章的孩纸,给你们猛虎落地式道歉:对不起都是我太蠢了!

建议配合何洁《坏童话》食用。

以上,祝您食用愉快~●v●


天上半轮残月,惨白惨白。地上一方石桌,桌边坐着两人。

一袭白衣的人有些懒散随意的看着对面喝酒的人,手支着下巴,眼里更多的是无奈和心疼。

那对面的人穿着一身蓝衣,微红了眼眶咬着牙,似是在强忍着什么,一杯接着一杯的灌着酒。

那白衣人有些看不过去,紧皱了眉头,伸手想要夺下人酒杯:“猫…”

话未说完,白衣人的动作却停在了半空,再难前进一步。

他看见,平日里不苟言笑流血...

TOP